繁体版 简体版
14看书 > 玄幻 > 弥魂之人 > 灵魂脱体
下载
本书最新章节内容未完,更多精彩内容手机请扫描下方二维码下载app。小说更全更新更快。百万小说免费阅读。网上找不到的内涵小说这里都有哦!

一处荒凉的山村中,周围本该是死寂一片此刻却围满了人,但气氛格外的沉默甚至可以说是严肃。

其中身穿黑西装的不在少数其余为休闲服装,他们在这里等很多天了一开始还有说有笑的随着某个时间点的接近气氛越来越沉默严肃了。

其中一人看了手机一眼口中说道“七月十三还有两天各位准备好”短短一句话就让现场的气氛更加沉重。

田师家中,刚给王逆安排好一个房间来到客厅的田师正在熟悉自己的灵魂,他将灵魂先覆盖于手掌向墙面靠去,手穿墙而过可胳膊的位置却无法穿过他又将胳膊的位置用灵魂覆盖他发现只要将于墙接触的身体部位灵魂化就能用少量的灵魂力量另类的让“全身”灵魂化穿过所有实物。

田师此刻异常兴奋这个发现证明他即使不用完全掌控人魂就能随意穿梭。

他退至客厅最里面一个健步猛的向前冲去,他的身子跃起向前方的墙面撞去他要用这种方式来加快自己对灵魂的掌控程度。

一瞬间

他的头先与墙接触并穿透而过,他又迅速解除头部接触位置的灵魂化并继续将接触的位置魂化如此循环便能加快对自己的灵魂掌控度。

灵魂化也就是覆盖是不需要时间的所以可以在瞬间完成,而田师的灵魂太弱小只是比普通人要强一些罢了,他就只能放弃灵魂对现实的影响程度从而加大覆盖面积不然既想要灵魂对现实的影响程度又想要大面积覆盖己身本就是不可能。

田师头部先出墙体随后是身体,可刚出到一半的时候田师猛然意识到一个问题那就是他们家的隔壁是姜淼家,她看到自己直接闯入她家会不会……算了不管了,穿过去的瞬间在立即穿回来就行,只要没被当面抓住他就能解释。

刚想到此的田师就发现自己的身体被卡在墙里,他的灵魂也变的沉寂无法动用。

该死,这是怎么回事。

田师还没来的及作出反应就感觉周围有些不对劲,周围充满雾气一股股热浪打在他的脸上,裸露在外的皮肤迅速变的潮湿起来。

灵魂现在还无法动用他只能眯着双眼向前看去。

霎时,两道目光对上。

只见姜淼正泡在浴缸里周围的雾气都是从浴缸里出来的,她一头红发披散在浴缸边,露在水外的皮肤洁白如玉有颗颗水珠点缀在上面,此刻少女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双臂猛的挡在胸前嘴里尖叫一声。

有句话说的好;少女的脸红胜过世间一切告白但也有可能是过度愤怒而将杀意写在脸上。

因为田师就感觉到周围的环境正迅速变冷,冷的他瑟瑟发抖,姜淼已经用浴巾把娇躯藏了起来只剩一双猩红的眼眸正死死盯着田师并缓步向前走去,手中不知何时多了把小刀……

伴随深夜里的第二声惨叫过后,田师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脸上青一块紫一块正在慢慢恢复。

他怎么也想不明白客厅的墙后为什么会是浴室,他的灵魂为什么会突然沉寂,为什么浴巾不是透明……咳咳。

王逆在一旁看着田师嘴角直抽。

就在刚刚,那两声尖叫太吸引人了第一声还好王逆以为是磕了碰了什么的第二声出现的时候就不对劲了。

来到姜淼家门口一拧直接给门把手拧下来了,自从黑气围绕在他灵魂上他的力气就变的非常大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他还无法掌控。

一进门就看见姜淼在打田师。

“你是说你的灵魂突然就不能用了是吗?”姜淼的声音打断了田师的十万个为什么。

“是”田师应道。

姜淼拉过一个椅子坐在田师身前,从桌上抽出一张纸按在虚空中纸张缓缓变大变黑成一个黑板,身上的浴袍也变成了教师服。

改变现实物质对于完全掌控一个灵魂的姜淼跟吃饭喝水一样简单。

黑板上密密麻麻出现一列列小字还有配图在旁边帮助人更好的理解。

“这种现象被称之为灵魂疲劳就跟人一样如果不休息会出现疲劳,只有等到掌控两个灵魂的时候才不会出现这种情况,也就是一个灵魂不断修补另一个灵魂状态的时候。”

看着黑板上的所写所画,灵魂的神秘贯彻他的脑海。

繁华的大街上周围声音成片,小吃摊随处可见庞大的人群之中就有田师,看着周围都是三五成群一起走的只有他是一个人。

田师叹了口气,叫了王逆他说他不出来要研究研究自己的灵魂,叫姜淼?就那杀人的眼神田师可不想在见到第二次了。

在田师叹息之际“嘭”的一声,前面那个路人的脑袋猛的炸开红白之物到处飞溅,血与脑浆在碰到道袍的时候被自动隔开了没有染上一丝,旁边的人就没这么好运了如同被泼了油漆般半个身子都几乎被染红了。

无头路人踉跄的往前走了两步便倒在地上,一股股鲜血从开口处流出很快就将地板染红。

周围警报声与尖叫声此起彼伏,田师看着尸体他的灵魂还在死去的肉体,灵魂漂浮在半空中一脸疑惑,我这是怎么了?为什么大家都在远离我?

他低头就发现一具无头尸体躺在脚边他并没有害怕也有可能是他不具备害怕这个情绪。

“别看了,你已经死了”一道声音从身后传来他转头看去,田师站在他身后一脸平淡的看着他像是看一个非常平常的事物一样。

“我……已经死了吗?可是我舍不得啊!我还有亲人朋友我妹还在等我回去给他买蛋糕吃啊!”他喃喃道半透明的蓝色身躯止不住颤抖他甚至无法怒吼只能呢喃。

他的身躯上突然冒出黑气神色也变得狰狞起来。

“啧”田师轻啧一声“情绪太杂不想离世导致要变鬼了吗,真是死了也不安稳”手掌覆盖灵魂向前抓去一把握住对方脑袋用力一捏脑袋如水球炸开消散在空中,顺便将对方的魂源吸收了。

“送你一程好了,不用谢”

刚说完又是一声巨响一颗比普通子弹要大许多的子弹在田师眼中迅速放大,不用想被击中头必爆。

来到姜淼家门口一拧直接给门把手拧下来了,自从黑气围绕在他灵魂上他的力气就变的非常大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他还无法掌控。

一进门就看见姜淼在打田师。

“你是说你的灵魂突然就不能用了是吗?”姜淼的声音打断了田师的十万个为什么。

“是”田师应道。

姜淼拉过一个椅子坐在田师身前,从桌上抽出一张纸按在虚空中纸张缓缓变大变黑成一个黑板,身上的浴袍也变成了教师服。

改变现实物质对于完全掌控一个灵魂的姜淼跟吃饭喝水一样简单。

黑板上密密麻麻出现一列列小字还有配图在旁边帮助人更好的理解。

“这种现象被称之为灵魂疲劳就跟人一样如果不休息会出现疲劳,只有等到掌控两个灵魂的时候才不会出现这种情况,也就是一个灵魂不断修补另一个灵魂状态的时候。”

看着黑板上的所写所画,灵魂的神秘贯彻他的脑海。

繁华的大街上周围声音成片,小吃摊随处可见庞大的人群之中就有田师,看着周围都是三五成群一起走的只有他是一个人。

田师叹了口气,叫了王逆他说他不出来要研究研究自己的灵魂,叫姜淼?就那杀人的眼神田师可不想在见到第二次了。

在田师叹息之际“嘭”的一声,前面那个路人的脑袋猛的炸开红白之物到处飞溅,血与脑浆在碰到道袍的时候被自动隔开了没有染上一丝,旁边的人就没这么好运了如同被泼了油漆般半个身子都几乎被染红了。

无头路人踉跄的往前走了两步便倒在地上,一股股鲜血从开口处流出很快就将地板染红。

周围警报声与尖叫声此起彼伏,田师看着尸体他的灵魂还在死去的肉体,灵魂漂浮在半空中一脸疑惑,我这是怎么了?为什么大家都在远离我?

他低头就发现一具无头尸体躺在脚边他并没有害怕也有可能是他不具备害怕这个情绪。

“别看了,你已经死了”一道声音从身后传来他转头看去,田师站在他身后一脸平淡的看着他像是看一个非常平常的事物一样。

“我……已经死了吗?可是我舍不得啊!我还有亲人朋友我妹还在等我回去给他买蛋糕吃啊!”他喃喃道半透明的蓝色身躯止不住颤抖他甚至无法怒吼只能呢喃。

他的身躯上突然冒出黑气神色也变得狰狞起来。

“啧”田师轻啧一声“情绪太杂不想离世导致要变鬼了吗,真是死了也不安稳”手掌覆盖灵魂向前抓去一把握住对方脑袋用力一捏脑袋如水球炸开消散在空中,顺便将对方的魂源吸收了。

“送你一程好了,不用谢”

刚说完又是一声巨响一颗比普通子弹要大许多的子弹在田师眼中迅速放大,不用想被击中头必爆。

来到姜淼家门口一拧直接给门把手拧下来了,自从黑气围绕在他灵魂上他的力气就变的非常大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他还无法掌控。

一进门就看见姜淼在打田师。

“你是说你的灵魂突然就不能用了是吗?”姜淼的声音打断了田师的十万个为什么。

“是”田师应道。

姜淼拉过一个椅子坐在田师身前,从桌上抽出一张纸按在虚空中纸张缓缓变大变黑成一个黑板,身上的浴袍也变成了教师服。

改变现实物质对于完全掌控一个灵魂的姜淼跟吃饭喝水一样简单。

黑板上密密麻麻出现一列列小字还有配图在旁边帮助人更好的理解。

“这种现象被称之为灵魂疲劳就跟人一样如果不休息会出现疲劳,只有等到掌控两个灵魂的时候才不会出现这种情况,也就是一个灵魂不断修补另一个灵魂状态的时候。”

看着黑板上的所写所画,灵魂的神秘贯彻他的脑海。

繁华的大街上周围声音成片,小吃摊随处可见庞大的人群之中就有田师,看着周围都是三五成群一起走的只有他是一个人。

田师叹了口气,叫了王逆他说他不出来要研究研究自己的灵魂,叫姜淼?就那杀人的眼神田师可不想在见到第二次了。

在田师叹息之际“嘭”的一声,前面那个路人的脑袋猛的炸开红白之物到处飞溅,血与脑浆在碰到道袍的时候被自动隔开了没有染上一丝,旁边的人就没这么好运了如同被泼了油漆般半个身子都几乎被染红了。

无头路人踉跄的往前走了两步便倒在地上,一股股鲜血从开口处流出很快就将地板染红。

周围警报声与尖叫声此起彼伏,田师看着尸体他的灵魂还在死去的肉体,灵魂漂浮在半空中一脸疑惑,我这是怎么了?为什么大家都在远离我?

他低头就发现一具无头尸体躺在脚边他并没有害怕也有可能是他不具备害怕这个情绪。

“别看了,你已经死了”一道声音从身后传来他转头看去,田师站在他身后一脸平淡的看着他像是看一个非常平常的事物一样。

“我……已经死了吗?可是我舍不得啊!我还有亲人朋友我妹还在等我回去给他买蛋糕吃啊!”他喃喃道半透明的蓝色身躯止不住颤抖他甚至无法怒吼只能呢喃。

他的身躯上突然冒出黑气神色也变得狰狞起来。

“啧”田师轻啧一声“情绪太杂不想离世导致要变鬼了吗,真是死了也不安稳”手掌覆盖灵魂向前抓去一把握住对方脑袋用力一捏脑袋如水球炸开消散在空中,顺便将对方的魂源吸收了。

“送你一程好了,不用谢”

刚说完又是一声巨响一颗比普通子弹要大许多的子弹在田师眼中迅速放大,不用想被击中头必爆。

来到姜淼家门口一拧直接给门把手拧下来了,自从黑气围绕在他灵魂上他的力气就变的非常大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他还无法掌控。

一进门就看见姜淼在打田师。

“你是说你的灵魂突然就不能用了是吗?”姜淼的声音打断了田师的十万个为什么。

“是”田师应道。

姜淼拉过一个椅子坐在田师身前,从桌上抽出一张纸按在虚空中纸张缓缓变大变黑成一个黑板,身上的浴袍也变成了教师服。

改变现实物质对于完全掌控一个灵魂的姜淼跟吃饭喝水一样简单。

黑板上密密麻麻出现一列列小字还有配图在旁边帮助人更好的理解。

“这种现象被称之为灵魂疲劳就跟人一样如果不休息会出现疲劳,只有等到掌控两个灵魂的时候才不会出现这种情况,也就是一个灵魂不断修补另一个灵魂状态的时候。”

看着黑板上的所写所画,灵魂的神秘贯彻他的脑海。

繁华的大街上周围声音成片,小吃摊随处可见庞大的人群之中就有田师,看着周围都是三五成群一起走的只有他是一个人。

田师叹了口气,叫了王逆他说他不出来要研究研究自己的灵魂,叫姜淼?就那杀人的眼神田师可不想在见到第二次了。

在田师叹息之际“嘭”的一声,前面那个路人的脑袋猛的炸开红白之物到处飞溅,血与脑浆在碰到道袍的时候被自动隔开了没有染上一丝,旁边的人就没这么好运了如同被泼了油漆般半个身子都几乎被染红了。

无头路人踉跄的往前走了两步便倒在地上,一股股鲜血从开口处流出很快就将地板染红。

周围警报声与尖叫声此起彼伏,田师看着尸体他的灵魂还在死去的肉体,灵魂漂浮在半空中一脸疑惑,我这是怎么了?为什么大家都在远离我?

他低头就发现一具无头尸体躺在脚边他并没有害怕也有可能是他不具备害怕这个情绪。

“别看了,你已经死了”一道声音从身后传来他转头看去,田师站在他身后一脸平淡的看着他像是看一个非常平常的事物一样。

“我……已经死了吗?可是我舍不得啊!我还有亲人朋友我妹还在等我回去给他买蛋糕吃啊!”他喃喃道半透明的蓝色身躯止不住颤抖他甚至无法怒吼只能呢喃。

他的身躯上突然冒出黑气神色也变得狰狞起来。

“啧”田师轻啧一声“情绪太杂不想离世导致要变鬼了吗,真是死了也不安稳”手掌覆盖灵魂向前抓去一把握住对方脑袋用力一捏脑袋如水球炸开消散在空中,顺便将对方的魂源吸收了。

“送你一程好了,不用谢”

刚说完又是一声巨响一颗比普通子弹要大许多的子弹在田师眼中迅速放大,不用想被击中头必爆。

来到姜淼家门口一拧直接给门把手拧下来了,自从黑气围绕在他灵魂上他的力气就变的非常大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他还无法掌控。

一进门就看见姜淼在打田师。

“你是说你的灵魂突然就不能用了是吗?”姜淼的声音打断了田师的十万个为什么。

“是”田师应道。

姜淼拉过一个椅子坐在田师身前,从桌上抽出一张纸按在虚空中纸张缓缓变大变黑成一个黑板,身上的浴袍也变成了教师服。

改变现实物质对于完全掌控一个灵魂的姜淼跟吃饭喝水一样简单。

黑板上密密麻麻出现一列列小字还有配图在旁边帮助人更好的理解。

“这种现象被称之为灵魂疲劳就跟人一样如果不休息会出现疲劳,只有等到掌控两个灵魂的时候才不会出现这种情况,也就是一个灵魂不断修补另一个灵魂状态的时候。”

看着黑板上的所写所画,灵魂的神秘贯彻他的脑海。

繁华的大街上周围声音成片,小吃摊随处可见庞大的人群之中就有田师,看着周围都是三五成群一起走的只有他是一个人。

田师叹了口气,叫了王逆他说他不出来要研究研究自己的灵魂,叫姜淼?就那杀人的眼神田师可不想在见到第二次了。

在田师叹息之际“嘭”的一声,前面那个路人的脑袋猛的炸开红白之物到处飞溅,血与脑浆在碰到道袍的时候被自动隔开了没有染上一丝,旁边的人就没这么好运了如同被泼了油漆般半个身子都几乎被染红了。

无头路人踉跄的往前走了两步便倒在地上,一股股鲜血从开口处流出很快就将地板染红。

周围警报声与尖叫声此起彼伏,田师看着尸体他的灵魂还在死去的肉体,灵魂漂浮在半空中一脸疑惑,我这是怎么了?为什么大家都在远离我?

他低头就发现一具无头尸体躺在脚边他并没有害怕也有可能是他不具备害怕这个情绪。

“别看了,你已经死了”一道声音从身后传来他转头看去,田师站在他身后一脸平淡的看着他像是看一个非常平常的事物一样。

“我……已经死了吗?可是我舍不得啊!我还有亲人朋友我妹还在等我回去给他买蛋糕吃啊!”他喃喃道半透明的蓝色身躯止不住颤抖他甚至无法怒吼只能呢喃。

他的身躯上突然冒出黑气神色也变得狰狞起来。

“啧”田师轻啧一声“情绪太杂不想离世导致要变鬼了吗,真是死了也不安稳”手掌覆盖灵魂向前抓去一把握住对方脑袋用力一捏脑袋如水球炸开消散在空中,顺便将对方的魂源吸收了。

“送你一程好了,不用谢”

刚说完又是一声巨响一颗比普通子弹要大许多的子弹在田师眼中迅速放大,不用想被击中头必爆。

来到姜淼家门口一拧直接给门把手拧下来了,自从黑气围绕在他灵魂上他的力气就变的非常大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他还无法掌控。

一进门就看见姜淼在打田师。

“你是说你的灵魂突然就不能用了是吗?”姜淼的声音打断了田师的十万个为什么。

“是”田师应道。

姜淼拉过一个椅子坐在田师身前,从桌上抽出一张纸按在虚空中纸张缓缓变大变黑成一个黑板,身上的浴袍也变成了教师服。

改变现实物质对于完全掌控一个灵魂的姜淼跟吃饭喝水一样简单。

黑板上密密麻麻出现一列列小字还有配图在旁边帮助人更好的理解。

“这种现象被称之为灵魂疲劳就跟人一样如果不休息会出现疲劳,只有等到掌控两个灵魂的时候才不会出现这种情况,也就是一个灵魂不断修补另一个灵魂状态的时候。”

看着黑板上的所写所画,灵魂的神秘贯彻他的脑海。

繁华的大街上周围声音成片,小吃摊随处可见庞大的人群之中就有田师,看着周围都是三五成群一起走的只有他是一个人。

田师叹了口气,叫了王逆他说他不出来要研究研究自己的灵魂,叫姜淼?就那杀人的眼神田师可不想在见到第二次了。

在田师叹息之际“嘭”的一声,前面那个路人的脑袋猛的炸开红白之物到处飞溅,血与脑浆在碰到道袍的时候被自动隔开了没有染上一丝,旁边的人就没这么好运了如同被泼了油漆般半个身子都几乎被染红了。

无头路人踉跄的往前走了两步便倒在地上,一股股鲜血从开口处流出很快就将地板染红。

周围警报声与尖叫声此起彼伏,田师看着尸体他的灵魂还在死去的肉体,灵魂漂浮在半空中一脸疑惑,我这是怎么了?为什么大家都在远离我?

他低头就发现一具无头尸体躺在脚边他并没有害怕也有可能是他不具备害怕这个情绪。

“别看了,你已经死了”一道声音从身后传来他转头看去,田师站在他身后一脸平淡的看着他像是看一个非常平常的事物一样。

“我……已经死了吗?可是我舍不得啊!我还有亲人朋友我妹还在等我回去给他买蛋糕吃啊!”他喃喃道半透明的蓝色身躯止不住颤抖他甚至无法怒吼只能呢喃。

他的身躯上突然冒出黑气神色也变得狰狞起来。

“啧”田师轻啧一声“情绪太杂不想离世导致要变鬼了吗,真是死了也不安稳”手掌覆盖灵魂向前抓去一把握住对方脑袋用力一捏脑袋如水球炸开消散在空中,顺便将对方的魂源吸收了。

“送你一程好了,不用谢”

刚说完又是一声巨响一颗比普通子弹要大许多的子弹在田师眼中迅速放大,不用想被击中头必爆。

来到姜淼家门口一拧直接给门把手拧下来了,自从黑气围绕在他灵魂上他的力气就变的非常大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他还无法掌控。

一进门就看见姜淼在打田师。

“你是说你的灵魂突然就不能用了是吗?”姜淼的声音打断了田师的十万个为什么。

“是”田师应道。

姜淼拉过一个椅子坐在田师身前,从桌上抽出一张纸按在虚空中纸张缓缓变大变黑成一个黑板,身上的浴袍也变成了教师服。

改变现实物质对于完全掌控一个灵魂的姜淼跟吃饭喝水一样简单。

黑板上密密麻麻出现一列列小字还有配图在旁边帮助人更好的理解。

“这种现象被称之为灵魂疲劳就跟人一样如果不休息会出现疲劳,只有等到掌控两个灵魂的时候才不会出现这种情况,也就是一个灵魂不断修补另一个灵魂状态的时候。”

看着黑板上的所写所画,灵魂的神秘贯彻他的脑海。

繁华的大街上周围声音成片,小吃摊随处可见庞大的人群之中就有田师,看着周围都是三五成群一起走的只有他是一个人。

田师叹了口气,叫了王逆他说他不出来要研究研究自己的灵魂,叫姜淼?就那杀人的眼神田师可不想在见到第二次了。

在田师叹息之际“嘭”的一声,前面那个路人的脑袋猛的炸开红白之物到处飞溅,血与脑浆在碰到道袍的时候被自动隔开了没有染上一丝,旁边的人就没这么好运了如同被泼了油漆般半个身子都几乎被染红了。

无头路人踉跄的往前走了两步便倒在地上,一股股鲜血从开口处流出很快就将地板染红。

周围警报声与尖叫声此起彼伏,田师看着尸体他的灵魂还在死去的肉体,灵魂漂浮在半空中一脸疑惑,我这是怎么了?为什么大家都在远离我?

他低头就发现一具无头尸体躺在脚边他并没有害怕也有可能是他不具备害怕这个情绪。

“别看了,你已经死了”一道声音从身后传来他转头看去,田师站在他身后一脸平淡的看着他像是看一个非常平常的事物一样。

“我……已经死了吗?可是我舍不得啊!我还有亲人朋友我妹还在等我回去给他买蛋糕吃啊!”他喃喃道半透明的蓝色身躯止不住颤抖他甚至无法怒吼只能呢喃。

他的身躯上突然冒出黑气神色也变得狰狞起来。

“啧”田师轻啧一声“情绪太杂不想离世导致要变鬼了吗,真是死了也不安稳”手掌覆盖灵魂向前抓去一把握住对方脑袋用力一捏脑袋如水球炸开消散在空中,顺便将对方的魂源吸收了。

“送你一程好了,不用谢”

刚说完又是一声巨响一颗比普通子弹要大许多的子弹在田师眼中迅速放大,不用想被击中头必爆。

来到姜淼家门口一拧直接给门把手拧下来了,自从黑气围绕在他灵魂上他的力气就变的非常大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他还无法掌控。

一进门就看见姜淼在打田师。

“你是说你的灵魂突然就不能用了是吗?”姜淼的声音打断了田师的十万个为什么。

“是”田师应道。

姜淼拉过一个椅子坐在田师身前,从桌上抽出一张纸按在虚空中纸张缓缓变大变黑成一个黑板,身上的浴袍也变成了教师服。

改变现实物质对于完全掌控一个灵魂的姜淼跟吃饭喝水一样简单。

黑板上密密麻麻出现一列列小字还有配图在旁边帮助人更好的理解。

“这种现象被称之为灵魂疲劳就跟人一样如果不休息会出现疲劳,只有等到掌控两个灵魂的时候才不会出现这种情况,也就是一个灵魂不断修补另一个灵魂状态的时候。”

看着黑板上的所写所画,灵魂的神秘贯彻他的脑海。

繁华的大街上周围声音成片,小吃摊随处可见庞大的人群之中就有田师,看着周围都是三五成群一起走的只有他是一个人。

田师叹了口气,叫了王逆他说他不出来要研究研究自己的灵魂,叫姜淼?就那杀人的眼神田师可不想在见到第二次了。

在田师叹息之际“嘭”的一声,前面那个路人的脑袋猛的炸开红白之物到处飞溅,血与脑浆在碰到道袍的时候被自动隔开了没有染上一丝,旁边的人就没这么好运了如同被泼了油漆般半个身子都几乎被染红了。

无头路人踉跄的往前走了两步便倒在地上,一股股鲜血从开口处流出很快就将地板染红。

周围警报声与尖叫声此起彼伏,田师看着尸体他的灵魂还在死去的肉体,灵魂漂浮在半空中一脸疑惑,我这是怎么了?为什么大家都在远离我?

他低头就发现一具无头尸体躺在脚边他并没有害怕也有可能是他不具备害怕这个情绪。

“别看了,你已经死了”一道声音从身后传来他转头看去,田师站在他身后一脸平淡的看着他像是看一个非常平常的事物一样。

“我……已经死了吗?可是我舍不得啊!我还有亲人朋友我妹还在等我回去给他买蛋糕吃啊!”他喃喃道半透明的蓝色身躯止不住颤抖他甚至无法怒吼只能呢喃。

他的身躯上突然冒出黑气神色也变得狰狞起来。

“啧”田师轻啧一声“情绪太杂不想离世导致要变鬼了吗,真是死了也不安稳”手掌覆盖灵魂向前抓去一把握住对方脑袋用力一捏脑袋如水球炸开消散在空中,顺便将对方的魂源吸收了。

“送你一程好了,不用谢”

刚说完又是一声巨响一颗比普通子弹要大许多的子弹在田师眼中迅速放大,不用想被击中头必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没有了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