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14看书 > 历史 > 1861:拯救奥斯曼 > 第二十三章:被动
下载
本书最新章节内容未完,更多精彩内容手机请扫描下方二维码下载app。小说更全更新更快。百万小说免费阅读。网上找不到的内涵小说这里都有哦!

在二楼的空间里,分隔的房间相对稀少,其中最大的房间里门微敞,里面放着一张由几张小桌子拼成的大桌,桌面上散乱堆积着摊平又折叠起来的文件和图纸,其中不乏机密的文件与地图。

“不用看了,那些都是机密文件。”

忽然间,索菲亚出乎意料地出现在了西蒙娜身旁,低声提醒。

“对不起,陛下连续几未曾过问这些事,所以我前来查看一番。”西蒙娜被突然的出现吓得跳起来,旋即歉意地躬身表示。

“没关系,我确实疏忽了应该让你在这里居住。”说话之间,索菲亚从身后环抱住西蒙娜。

“你知道吗?自从你走后,每天我心里都在想念你,你的缺席差点让我失去耐性。”他坦诚而深情的话语,透露着对西蒙娜深深的思念。

闻言,西蒙娜娇俏顽皮起来,挣开索菲亚的双臂,仿佛在故意挑逗般。

此刻,索菲亚毫不留情地将他扳正,右肘顶住他的下巴,严肃询问:“还在生气吗?”

“不了,生气已经过去了。”虽然脸色有些不悦,但他平静地道出了答案。

“你还会回去么?”接着,索菲亚紧跟着问道,眸光里满是期待。

“我要回家,回到你身边。”西蒙娜柔情蜜意地回视索菲亚,两人的心境仿佛干柴遇上了炽热的火焰。

而在另一边,由于乌尔班的军事计划,罗马帝国逐渐有了更多的机会对抗奥斯曼。

因此,在临近婚礼的日子里,为了重要任务,西蒙娜冒险返回阿德里安堡,而保加利亚方面派出的联络人员在此等待多时。

听说索菲亚家藏着地图和机密文件,他们认为内里定有价值不菲的秘密,特使坚持要求西蒙娜去仔细探查。

对于这种情况,西蒙娜显得左右为难。“可是爱德华对此极为敏感,不允许他人随意触及……我怕会引起不必要的怀疑。”

使者以激昂的口吻激励他:“为了保加利亚,也为沙皇,你们所做的牺牲是值得的。等到爱德华·索菲亚去世后,荣耀和家园都会归你家族所有!”

在遥远的君士坦丁堡,情报传来:“确认了,奥斯曼的附庸国卡拉曼成功进攻至安卡拉一线!”这让索菲亚瞬间激动,端起茶杯稍作镇静。

“听说,桑达尔和杰尼奇也加入了卡拉曼的号召。”这简直是令人不敢置信的好消息,仿佛小说般的美好。

这番举动使得奥斯曼军队不得不调整部署,罗马帝国内部充满希望。皇宫的成员都跃跃欲试,只想立刻行动起来,攻城掠地。

这时,索菲亚适时泼冷水:“别忘了还有奥斯曼的海军力量。”在如此兴头上,怎能忘了海上的威慑?

他关心地询问乔万尼·龙斯蒂尼亚尼,他现在已经是罗马火星军团中的百夫长,并且带着雇佣兵团队加入正统军团。“热那亚方面有何对策?乔万尼将军。”索菲亚考量到现实与谈判的需要,要求得到详细的海军应对计划。乔万尼虽然在作战勇猛无畏,但在经济和策略方面,还有些生涩,需要更多的指导与资源。

接着,卢卡斯·诺塔拉斯出声,一支由四十多艘船只组成的奥斯曼舰队似乎始终静止于博斯普鲁斯海峡,预计短期内不会有所动作。

至于拜占庭方面,连同来自希腊邦国的支援,加起来仅剩勉强二十一艘战舰,且均为中小型号。

“看来我们就只能这么被动吗?”

君士坦丁十一世有些不甘心,这样的绝佳机会摆在眼前,连接东西大陆的理想正被搁浅。

“直接与他们的船只对话我们做不到,或许可以通过别的途径。”

所有人都注视着索菲亚,这位众所周知是拜占庭最优秀的领袖,不知他能否寻得对策?

“我想提一个建议,虽然我自己尚未与他们接触,但我认为,可能这是一个突破口。”

面对大家充满期待的目光,索菲亚无奈之下解释了他的处境,如今索菲亚将力量集中在色雷斯北方,小亚细亚方面确需更多精力处理其他事宜。

“打造船只、铸造大炮以及发放官吏薪酬,哪里还留得出钱贿赂他们呢?”

君士坦丁十一世摊开双手,表达了自己的无奈之言。

“火炮制造部门需铸造十五门大炮,请您考虑削减一下生产量。”索菲亚浏览了一下文件,最后发现署名为乌尔班的部门报告末尾。

对此,索菲亚决定:“这个嘛,我稍后会亲自前去看看情况。”

他在心底压制着想要痛骂这位上任时期背叛了穆罕默德二世,却又对钱感兴趣的叛徒的心念,他必须当面向这家伙谈一谈。

之后,众人转向其他议题,索菲亚关于重整拜占庭军队的规划仍有待商议,比如说,希腊地区的问题。

由于索菲亚当初带领大部分人马与军械离开了,尼奥里二世致信君士坦丁堡求救,如无法拨款,未来数年希腊北部的安全都将面临威胁。

君士坦丁十一世转向索菲亚,这本是他引起的状况,怎能再把事情交给对方收场呢?

“嗯,其实希腊北部现在并未构成实际威胁。我认为可以从长计议恢复其兵力。”

“并非那么简单,莱什联盟、伊庇鲁斯都有来自西欧,特别是威尼斯共和国的资助,如今他们形成了一条隐形的贸易链,在人民层面逐渐渗透天主教信仰。”

“若任其渗透,巴尔干将会变成罗马的心腹大患。特别是他们可能借此强化对拉古萨的掌控权,使那个区域变成一颗动荡的‘刺’。”

对于威尼斯共和国,罗马人怀揣深厚的仇恨,这源于四次洗劫期间对君士坦丁堡的大举侵犯。

而 venice共和国的巧妙渗透让人忧虑。

在家乡与责任之间艰难抉择,的确令人为难。

不仅是威尼斯的行动——匈牙利王利用塞塞尔维亚新君位带来的动荡时机,趁虚攻击,并且协同莱什联盟,从两头压迫塞尔维亚王国。

目前,塞尔维亚勉强维持少数地区的控制,形势摇摇欲坠。

“看来我们就只能这么被动吗?”

君士坦丁十一世有些不甘心,这样的绝佳机会摆在眼前,连接东西大陆的理想正被搁浅。

“直接与他们的船只对话我们做不到,或许可以通过别的途径。”

所有人都注视着索菲亚,这位众所周知是拜占庭最优秀的领袖,不知他能否寻得对策?

“我想提一个建议,虽然我自己尚未与他们接触,但我认为,可能这是一个突破口。”

面对大家充满期待的目光,索菲亚无奈之下解释了他的处境,如今索菲亚将力量集中在色雷斯北方,小亚细亚方面确需更多精力处理其他事宜。

“打造船只、铸造大炮以及发放官吏薪酬,哪里还留得出钱贿赂他们呢?”

君士坦丁十一世摊开双手,表达了自己的无奈之言。

“火炮制造部门需铸造十五门大炮,请您考虑削减一下生产量。”索菲亚浏览了一下文件,最后发现署名为乌尔班的部门报告末尾。

对此,索菲亚决定:“这个嘛,我稍后会亲自前去看看情况。”

他在心底压制着想要痛骂这位上任时期背叛了穆罕默德二世,却又对钱感兴趣的叛徒的心念,他必须当面向这家伙谈一谈。

之后,众人转向其他议题,索菲亚关于重整拜占庭军队的规划仍有待商议,比如说,希腊地区的问题。

由于索菲亚当初带领大部分人马与军械离开了,尼奥里二世致信君士坦丁堡求救,如无法拨款,未来数年希腊北部的安全都将面临威胁。

君士坦丁十一世转向索菲亚,这本是他引起的状况,怎能再把事情交给对方收场呢?

“嗯,其实希腊北部现在并未构成实际威胁。我认为可以从长计议恢复其兵力。”

“并非那么简单,莱什联盟、伊庇鲁斯都有来自西欧,特别是威尼斯共和国的资助,如今他们形成了一条隐形的贸易链,在人民层面逐渐渗透天主教信仰。”

“若任其渗透,巴尔干将会变成罗马的心腹大患。特别是他们可能借此强化对拉古萨的掌控权,使那个区域变成一颗动荡的‘刺’。”

对于威尼斯共和国,罗马人怀揣深厚的仇恨,这源于四次洗劫期间对君士坦丁堡的大举侵犯。

而 venice共和国的巧妙渗透让人忧虑。

在家乡与责任之间艰难抉择,的确令人为难。

不仅是威尼斯的行动——匈牙利王利用塞塞尔维亚新君位带来的动荡时机,趁虚攻击,并且协同莱什联盟,从两头压迫塞尔维亚王国。

目前,塞尔维亚勉强维持少数地区的控制,形势摇摇欲坠。

“看来我们就只能这么被动吗?”

君士坦丁十一世有些不甘心,这样的绝佳机会摆在眼前,连接东西大陆的理想正被搁浅。

“直接与他们的船只对话我们做不到,或许可以通过别的途径。”

所有人都注视着索菲亚,这位众所周知是拜占庭最优秀的领袖,不知他能否寻得对策?

“我想提一个建议,虽然我自己尚未与他们接触,但我认为,可能这是一个突破口。”

面对大家充满期待的目光,索菲亚无奈之下解释了他的处境,如今索菲亚将力量集中在色雷斯北方,小亚细亚方面确需更多精力处理其他事宜。

“打造船只、铸造大炮以及发放官吏薪酬,哪里还留得出钱贿赂他们呢?”

君士坦丁十一世摊开双手,表达了自己的无奈之言。

“火炮制造部门需铸造十五门大炮,请您考虑削减一下生产量。”索菲亚浏览了一下文件,最后发现署名为乌尔班的部门报告末尾。

对此,索菲亚决定:“这个嘛,我稍后会亲自前去看看情况。”

他在心底压制着想要痛骂这位上任时期背叛了穆罕默德二世,却又对钱感兴趣的叛徒的心念,他必须当面向这家伙谈一谈。

之后,众人转向其他议题,索菲亚关于重整拜占庭军队的规划仍有待商议,比如说,希腊地区的问题。

由于索菲亚当初带领大部分人马与军械离开了,尼奥里二世致信君士坦丁堡求救,如无法拨款,未来数年希腊北部的安全都将面临威胁。

君士坦丁十一世转向索菲亚,这本是他引起的状况,怎能再把事情交给对方收场呢?

“嗯,其实希腊北部现在并未构成实际威胁。我认为可以从长计议恢复其兵力。”

“并非那么简单,莱什联盟、伊庇鲁斯都有来自西欧,特别是威尼斯共和国的资助,如今他们形成了一条隐形的贸易链,在人民层面逐渐渗透天主教信仰。”

“若任其渗透,巴尔干将会变成罗马的心腹大患。特别是他们可能借此强化对拉古萨的掌控权,使那个区域变成一颗动荡的‘刺’。”

对于威尼斯共和国,罗马人怀揣深厚的仇恨,这源于四次洗劫期间对君士坦丁堡的大举侵犯。

而 venice共和国的巧妙渗透让人忧虑。

在家乡与责任之间艰难抉择,的确令人为难。

不仅是威尼斯的行动——匈牙利王利用塞塞尔维亚新君位带来的动荡时机,趁虚攻击,并且协同莱什联盟,从两头压迫塞尔维亚王国。

目前,塞尔维亚勉强维持少数地区的控制,形势摇摇欲坠。

“看来我们就只能这么被动吗?”

君士坦丁十一世有些不甘心,这样的绝佳机会摆在眼前,连接东西大陆的理想正被搁浅。

“直接与他们的船只对话我们做不到,或许可以通过别的途径。”

所有人都注视着索菲亚,这位众所周知是拜占庭最优秀的领袖,不知他能否寻得对策?

“我想提一个建议,虽然我自己尚未与他们接触,但我认为,可能这是一个突破口。”

面对大家充满期待的目光,索菲亚无奈之下解释了他的处境,如今索菲亚将力量集中在色雷斯北方,小亚细亚方面确需更多精力处理其他事宜。

“打造船只、铸造大炮以及发放官吏薪酬,哪里还留得出钱贿赂他们呢?”

君士坦丁十一世摊开双手,表达了自己的无奈之言。

“火炮制造部门需铸造十五门大炮,请您考虑削减一下生产量。”索菲亚浏览了一下文件,最后发现署名为乌尔班的部门报告末尾。

对此,索菲亚决定:“这个嘛,我稍后会亲自前去看看情况。”

他在心底压制着想要痛骂这位上任时期背叛了穆罕默德二世,却又对钱感兴趣的叛徒的心念,他必须当面向这家伙谈一谈。

之后,众人转向其他议题,索菲亚关于重整拜占庭军队的规划仍有待商议,比如说,希腊地区的问题。

由于索菲亚当初带领大部分人马与军械离开了,尼奥里二世致信君士坦丁堡求救,如无法拨款,未来数年希腊北部的安全都将面临威胁。

君士坦丁十一世转向索菲亚,这本是他引起的状况,怎能再把事情交给对方收场呢?

“嗯,其实希腊北部现在并未构成实际威胁。我认为可以从长计议恢复其兵力。”

“并非那么简单,莱什联盟、伊庇鲁斯都有来自西欧,特别是威尼斯共和国的资助,如今他们形成了一条隐形的贸易链,在人民层面逐渐渗透天主教信仰。”

“若任其渗透,巴尔干将会变成罗马的心腹大患。特别是他们可能借此强化对拉古萨的掌控权,使那个区域变成一颗动荡的‘刺’。”

对于威尼斯共和国,罗马人怀揣深厚的仇恨,这源于四次洗劫期间对君士坦丁堡的大举侵犯。

而 venice共和国的巧妙渗透让人忧虑。

在家乡与责任之间艰难抉择,的确令人为难。

不仅是威尼斯的行动——匈牙利王利用塞塞尔维亚新君位带来的动荡时机,趁虚攻击,并且协同莱什联盟,从两头压迫塞尔维亚王国。

目前,塞尔维亚勉强维持少数地区的控制,形势摇摇欲坠。

“看来我们就只能这么被动吗?”

君士坦丁十一世有些不甘心,这样的绝佳机会摆在眼前,连接东西大陆的理想正被搁浅。

“直接与他们的船只对话我们做不到,或许可以通过别的途径。”

所有人都注视着索菲亚,这位众所周知是拜占庭最优秀的领袖,不知他能否寻得对策?

“我想提一个建议,虽然我自己尚未与他们接触,但我认为,可能这是一个突破口。”

面对大家充满期待的目光,索菲亚无奈之下解释了他的处境,如今索菲亚将力量集中在色雷斯北方,小亚细亚方面确需更多精力处理其他事宜。

“打造船只、铸造大炮以及发放官吏薪酬,哪里还留得出钱贿赂他们呢?”

君士坦丁十一世摊开双手,表达了自己的无奈之言。

“火炮制造部门需铸造十五门大炮,请您考虑削减一下生产量。”索菲亚浏览了一下文件,最后发现署名为乌尔班的部门报告末尾。

对此,索菲亚决定:“这个嘛,我稍后会亲自前去看看情况。”

他在心底压制着想要痛骂这位上任时期背叛了穆罕默德二世,却又对钱感兴趣的叛徒的心念,他必须当面向这家伙谈一谈。

之后,众人转向其他议题,索菲亚关于重整拜占庭军队的规划仍有待商议,比如说,希腊地区的问题。

由于索菲亚当初带领大部分人马与军械离开了,尼奥里二世致信君士坦丁堡求救,如无法拨款,未来数年希腊北部的安全都将面临威胁。

君士坦丁十一世转向索菲亚,这本是他引起的状况,怎能再把事情交给对方收场呢?

“嗯,其实希腊北部现在并未构成实际威胁。我认为可以从长计议恢复其兵力。”

“并非那么简单,莱什联盟、伊庇鲁斯都有来自西欧,特别是威尼斯共和国的资助,如今他们形成了一条隐形的贸易链,在人民层面逐渐渗透天主教信仰。”

“若任其渗透,巴尔干将会变成罗马的心腹大患。特别是他们可能借此强化对拉古萨的掌控权,使那个区域变成一颗动荡的‘刺’。”

对于威尼斯共和国,罗马人怀揣深厚的仇恨,这源于四次洗劫期间对君士坦丁堡的大举侵犯。

而 venice共和国的巧妙渗透让人忧虑。

在家乡与责任之间艰难抉择,的确令人为难。

不仅是威尼斯的行动——匈牙利王利用塞塞尔维亚新君位带来的动荡时机,趁虚攻击,并且协同莱什联盟,从两头压迫塞尔维亚王国。

目前,塞尔维亚勉强维持少数地区的控制,形势摇摇欲坠。

“看来我们就只能这么被动吗?”

君士坦丁十一世有些不甘心,这样的绝佳机会摆在眼前,连接东西大陆的理想正被搁浅。

“直接与他们的船只对话我们做不到,或许可以通过别的途径。”

所有人都注视着索菲亚,这位众所周知是拜占庭最优秀的领袖,不知他能否寻得对策?

“我想提一个建议,虽然我自己尚未与他们接触,但我认为,可能这是一个突破口。”

面对大家充满期待的目光,索菲亚无奈之下解释了他的处境,如今索菲亚将力量集中在色雷斯北方,小亚细亚方面确需更多精力处理其他事宜。

“打造船只、铸造大炮以及发放官吏薪酬,哪里还留得出钱贿赂他们呢?”

君士坦丁十一世摊开双手,表达了自己的无奈之言。

“火炮制造部门需铸造十五门大炮,请您考虑削减一下生产量。”索菲亚浏览了一下文件,最后发现署名为乌尔班的部门报告末尾。

对此,索菲亚决定:“这个嘛,我稍后会亲自前去看看情况。”

他在心底压制着想要痛骂这位上任时期背叛了穆罕默德二世,却又对钱感兴趣的叛徒的心念,他必须当面向这家伙谈一谈。

之后,众人转向其他议题,索菲亚关于重整拜占庭军队的规划仍有待商议,比如说,希腊地区的问题。

由于索菲亚当初带领大部分人马与军械离开了,尼奥里二世致信君士坦丁堡求救,如无法拨款,未来数年希腊北部的安全都将面临威胁。

君士坦丁十一世转向索菲亚,这本是他引起的状况,怎能再把事情交给对方收场呢?

“嗯,其实希腊北部现在并未构成实际威胁。我认为可以从长计议恢复其兵力。”

“并非那么简单,莱什联盟、伊庇鲁斯都有来自西欧,特别是威尼斯共和国的资助,如今他们形成了一条隐形的贸易链,在人民层面逐渐渗透天主教信仰。”

“若任其渗透,巴尔干将会变成罗马的心腹大患。特别是他们可能借此强化对拉古萨的掌控权,使那个区域变成一颗动荡的‘刺’。”

对于威尼斯共和国,罗马人怀揣深厚的仇恨,这源于四次洗劫期间对君士坦丁堡的大举侵犯。

而 venice共和国的巧妙渗透让人忧虑。

在家乡与责任之间艰难抉择,的确令人为难。

不仅是威尼斯的行动——匈牙利王利用塞塞尔维亚新君位带来的动荡时机,趁虚攻击,并且协同莱什联盟,从两头压迫塞尔维亚王国。

目前,塞尔维亚勉强维持少数地区的控制,形势摇摇欲坠。

“看来我们就只能这么被动吗?”

君士坦丁十一世有些不甘心,这样的绝佳机会摆在眼前,连接东西大陆的理想正被搁浅。

“直接与他们的船只对话我们做不到,或许可以通过别的途径。”

所有人都注视着索菲亚,这位众所周知是拜占庭最优秀的领袖,不知他能否寻得对策?

“我想提一个建议,虽然我自己尚未与他们接触,但我认为,可能这是一个突破口。”

面对大家充满期待的目光,索菲亚无奈之下解释了他的处境,如今索菲亚将力量集中在色雷斯北方,小亚细亚方面确需更多精力处理其他事宜。

“打造船只、铸造大炮以及发放官吏薪酬,哪里还留得出钱贿赂他们呢?”

君士坦丁十一世摊开双手,表达了自己的无奈之言。

“火炮制造部门需铸造十五门大炮,请您考虑削减一下生产量。”索菲亚浏览了一下文件,最后发现署名为乌尔班的部门报告末尾。

对此,索菲亚决定:“这个嘛,我稍后会亲自前去看看情况。”

他在心底压制着想要痛骂这位上任时期背叛了穆罕默德二世,却又对钱感兴趣的叛徒的心念,他必须当面向这家伙谈一谈。

之后,众人转向其他议题,索菲亚关于重整拜占庭军队的规划仍有待商议,比如说,希腊地区的问题。

由于索菲亚当初带领大部分人马与军械离开了,尼奥里二世致信君士坦丁堡求救,如无法拨款,未来数年希腊北部的安全都将面临威胁。

君士坦丁十一世转向索菲亚,这本是他引起的状况,怎能再把事情交给对方收场呢?

“嗯,其实希腊北部现在并未构成实际威胁。我认为可以从长计议恢复其兵力。”

“并非那么简单,莱什联盟、伊庇鲁斯都有来自西欧,特别是威尼斯共和国的资助,如今他们形成了一条隐形的贸易链,在人民层面逐渐渗透天主教信仰。”

“若任其渗透,巴尔干将会变成罗马的心腹大患。特别是他们可能借此强化对拉古萨的掌控权,使那个区域变成一颗动荡的‘刺’。”

对于威尼斯共和国,罗马人怀揣深厚的仇恨,这源于四次洗劫期间对君士坦丁堡的大举侵犯。

而 venice共和国的巧妙渗透让人忧虑。

在家乡与责任之间艰难抉择,的确令人为难。

不仅是威尼斯的行动——匈牙利王利用塞塞尔维亚新君位带来的动荡时机,趁虚攻击,并且协同莱什联盟,从两头压迫塞尔维亚王国。

目前,塞尔维亚勉强维持少数地区的控制,形势摇摇欲坠。

“看来我们就只能这么被动吗?”

君士坦丁十一世有些不甘心,这样的绝佳机会摆在眼前,连接东西大陆的理想正被搁浅。

“直接与他们的船只对话我们做不到,或许可以通过别的途径。”

所有人都注视着索菲亚,这位众所周知是拜占庭最优秀的领袖,不知他能否寻得对策?

“我想提一个建议,虽然我自己尚未与他们接触,但我认为,可能这是一个突破口。”

面对大家充满期待的目光,索菲亚无奈之下解释了他的处境,如今索菲亚将力量集中在色雷斯北方,小亚细亚方面确需更多精力处理其他事宜。

“打造船只、铸造大炮以及发放官吏薪酬,哪里还留得出钱贿赂他们呢?”

君士坦丁十一世摊开双手,表达了自己的无奈之言。

“火炮制造部门需铸造十五门大炮,请您考虑削减一下生产量。”索菲亚浏览了一下文件,最后发现署名为乌尔班的部门报告末尾。

对此,索菲亚决定:“这个嘛,我稍后会亲自前去看看情况。”

他在心底压制着想要痛骂这位上任时期背叛了穆罕默德二世,却又对钱感兴趣的叛徒的心念,他必须当面向这家伙谈一谈。

之后,众人转向其他议题,索菲亚关于重整拜占庭军队的规划仍有待商议,比如说,希腊地区的问题。

由于索菲亚当初带领大部分人马与军械离开了,尼奥里二世致信君士坦丁堡求救,如无法拨款,未来数年希腊北部的安全都将面临威胁。

君士坦丁十一世转向索菲亚,这本是他引起的状况,怎能再把事情交给对方收场呢?

“嗯,其实希腊北部现在并未构成实际威胁。我认为可以从长计议恢复其兵力。”

“并非那么简单,莱什联盟、伊庇鲁斯都有来自西欧,特别是威尼斯共和国的资助,如今他们形成了一条隐形的贸易链,在人民层面逐渐渗透天主教信仰。”

“若任其渗透,巴尔干将会变成罗马的心腹大患。特别是他们可能借此强化对拉古萨的掌控权,使那个区域变成一颗动荡的‘刺’。”

对于威尼斯共和国,罗马人怀揣深厚的仇恨,这源于四次洗劫期间对君士坦丁堡的大举侵犯。

而 venice共和国的巧妙渗透让人忧虑。

在家乡与责任之间艰难抉择,的确令人为难。

不仅是威尼斯的行动——匈牙利王利用塞塞尔维亚新君位带来的动荡时机,趁虚攻击,并且协同莱什联盟,从两头压迫塞尔维亚王国。

目前,塞尔维亚勉强维持少数地区的控制,形势摇摇欲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没有了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