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14看书 > 科幻 > 谦谦公子 > 第67章 礼物
下载
本书最新章节内容未完,更多精彩内容手机请扫描下方二维码下载app。小说更全更新更快。百万小说免费阅读。网上找不到的内涵小说这里都有哦!

空气中有一瞬间的凝固,最先打破僵局的还是安岚。他的笑容没有收回去,而是屈指点点桌子,凑近他道:“你还记仇呢?”

“记仇?”吴兰泽向后倚靠住椅背道,“我从来不记仇。”

“那我们怎么就不是朋友了?”

“我通常有仇就是当日报了。”

“那没能让你当日报仇真是不好意思了。”

“你们……”林念和萧歌同时开口道。

安岚和吴兰泽转头看向他们。

萧歌道:“你先说。”

“还是你先说。”林念道,“我们两个想问的应该是一个问题。”

萧歌莫名觉得有些紧张,他挠了挠脸侧,问道:“你们很久以前就认识了吗?”

“就问这个?”吴兰泽显得有些失望,他道,“是认识,我们从小就认识了。”

林念震惊道:“从小?!”

“我学走路那会儿他经常来。”吴兰泽道,“后来就没出现过了。”

安岚摆摆手道:“别听他的,后来我也有来过。”

林念又问:“那‘仇’是怎么回事?”

安岚还想糊弄过去,吴兰泽就先快口说了出来:“因为他不告而别。”

“别?”萧歌道,“你后来去了哪儿?”

“离开……也很正常吧?我家又不在灵漾城。”安岚稍稍往旁边挪动几步,自然地坐到了椅子上。“我没去哪儿,只是不常来了而已。”

“算了,我不想和你说这个了。”正当林念和萧歌为此情形头痛的时候,吴兰泽竟自己刹住了话题。“林念,我有个东西要给你,不过在此之前,我想要看一下你手里的东西。”

“我手里的东西?”林念讶异道,“我手上没有东西啊?”

安岚上前拍拍他道:“他是指你脖子里挂的那块玉佩。”

林念不由一阵心紧,连带之后看安岚的眼神都有些古怪。往生钱玉佩还没给几个人瞧见过,他只知道萧歌不会随便与旁人述说,那就是……

只要看到往生钱玉佩就自然会叫人联想起“往生小鬼”,虽然事后他能用理由搪塞过去,但至于对面人是否相信就是另一个问题了。

林念抬眼看向面前的吴公子,竟是无法从对方淡淡的表情里看到更多的意思了。

我不想惹麻烦。林念心想道,和这些人相遇怎么尽是些麻烦事。

“灵漾城有位玉瓷大师名叫吴笙何,不知你有没有听到过?”

林念突然觉得耳熟,侧过头看向安岚的时候后者立刻就给了答案。“就是我和你提到过的那位,他就是我认识的人。”安岚急忙解释道,“玉佩就是他做的,现在只是为了印证一下。”

“不用猜,肯定是我父亲做的。”吴兰泽笃定地说道,“我看见你时就明白了,我一直在等你的到来。”

林念指着自己道:“等我?”

吴兰泽点了点头,伸手朝林念摊开了掌心。林念知道躲不了这一步,便只好将脖子上的细绳从衣服里拽了出来。那玉佩在恰好的距离中被放在了吴兰泽的手心,吴兰泽曲起手指摸了摸玉佩的表面,第一句并没有评价玉佩的光泽与质地,反而是问林念道:“不方便从脖子上摘下来吗?”

“我从小就戴着,被叮嘱过不能离身。”林念摇了摇头道,“只能这样看看了。实际上知道有这枚玉佩的也只有你们几人罢了。”

“是没错,父亲说的就是这枚往生钱币,这枚独一无二的往生钱币……”吴兰泽理了理衣襟,又整了整袖管,十分庄重地说道,“这枚往生钱的确出自我父亲吴笙何之手。”

“我爹说这往生钱币是过去的挚友赠予,所以两位的关系是……”

“是挚友呢。”吴兰泽绽开一个笑容道,“阿念,你父亲二十年前将一个东西存在了我们铺子里,并同我父亲约定好,终有一天会带着这枚钱币前来兑换。而在此之前,我父亲也给出了一个承诺,约定好无论发生任何事,都会把这件东西守住,直到将来有一天物归原主。”

林念微微睁大双眼,吴兰泽说的每一个字都让他十分陌生。他嘴里的父亲似乎并不是自己认识的那一个父亲,那些词组合起来只是形成了一句他一知半解的句子。

“我从来都不知道这件事!”林念惊讶道,“我爹从未和我说过这个约定,如果我知道,离家那时候我就会马上到灵漾城来的!”

如果一年前他能直接来到灵漾城,是不是就不用经历那么多事,是不是就能知道……

吴兰泽也有些吃惊,他敏锐地捕捉到了林念的一丝怒意,但却困惑这丝怒意到底是因何而起?他看了看往生钱币道:“那你为何要从小就戴在身上?”

“我……”林念一时也不知该如何解释,只得道,“可能是想让我当个护身符吧?”

吴兰泽点点头,大约也觉得这道理讲的通。他领着三人往室外走去,一路走到吴宅的最后,就是一间稍显偏僻的书室。吴兰泽带着三人迈入书室,红木书案上,瓷山香插点着一缕沉香悠悠飘散。吴兰泽直接委身穿过灯饰,在屏风后寻到了一处隐藏的小口。

“这后面是什么?”安岚问道,“哇,不会是个空间很大的密室吧?”

“要让你失望了,其实只是个隐蔽的暗匣。”吴兰泽无奈道,“怎么连你也这么吃惊?你小时候明明看见过这个的。”

“我不记得了!”安岚直言道,“我小时候只知道瞎玩,若不是你发色比常人偏淡,我猜我连你这个玩伴都认不出来!”

吴兰泽没再理他,而是动手将挡路的书柜往一边推开,书柜背后的墙面里凹嵌着一个陷进去的方形空间。吴兰泽伸手进去像拉开大门那样将其往外扯开,内里空空荡荡,所见即是一片黑暗。

紧接着吴兰泽伸出小指,对着底部案板的小洞一勾,那块布板便向上翘了起来。黑暗中传来锁扣的声音,吴兰泽一松手,木板已然被看不见的机关固定在了某个位置上。

他往暗匣里伸进半个手臂,从下面掏出了个长方形的小木盒。

小木盒被拿出时还不时发出“咕噜咕噜”的声响,像是里面藏有的物件在狭小的空间里胡乱碰撞。吴兰泽将小木盒置于三人面前摇了一摇,那股“咕噜咕噜”的声音便更为猛烈,像是要穿破盒子直接撞飞出来!

林念有些忐忑道:“这么晃不会把里面的东西砸坏吗?”

“东西是被固定住的,外盒怎么摔都不会波及里面。”吴兰泽将木盒直接递到林念手中道,“这个小木盒其实也是个防盗的小机关,你听到的声响其实是藏在里面的小铁球发出来的。”

“我记得这个!当时你解了三天才把这个机关破解!对吧?”安岚激动道,“木盒子里是个迷宫,那个小铁球必须沿着通道滚到一处下陷的凹槽里,才能用自身的重量让这个盒子顶盖弹开!”

林念也被调起了兴致,惊叹了一声道:“真有意思!这也是你们家的手艺吗?”

吴兰泽摇头道:“这只是我爹从别处淘回来的小物件,我们家不精通这个,只是在玉瓷上略有研究。”

“话本上经常提到呢,有规律就不难吧?”萧歌思考道,“只要掌握了就很容易破解吧?”

林念点点头,道:“那我试试。”

他将木盒置于自己的耳侧,根据其中滚动的声响来调整倾斜的方向。其实这种机关对于小孩子来说有些难度,但对于一个有判断力的大人来说只要加上一份小心谨慎简直是轻而易举。铁球碰壁了就要调转方向,铁球三面卡住不动就说明自己选错了边……本就一只手大小的木盒也根本藏不了多复杂的机关,比起防止偷盗,更像是阻拦贪玩的孩子在不明真相的情况下随意破坏其中的珍宝。

盒子内部传来一阵清脆的“咔哒”声,随即,一个小抽屉直接弹到了林念的脸颊上。

他将木盒拿下来一看,小抽屉里藏着的,是一段巴掌大小的竹节,竹节上片片尖叶分明,其上纹路也细腻可见。林念拿大拇指往上一摸,同往生钱币完全相同的手感让他大吃一惊——这一小段竹节竟然也是由玉石打磨而成!

“这段竹节和往生钱币都是我爹亲自下手做的,当年与他谈得来的挚友可是人手都有一个,而这两个原本就是要送给你爹的礼物。”吴兰泽说道,“但后来发生了些事情,你爹只选择拿走你身上的往生钱币,却将竹节留在了我爹手中。”

“你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吗?”林念抬起头问道,眼神中带着迫切的求知渴望。“不瞒你,我就是想知道我爹的过去才想要顺着钱币找找他当年的朋友。”

“我也很想帮你,但可惜……”吴兰泽垮下脸道,“我也糊里糊涂的,只知道他们过去感情的确很好。长辈们总是这样,觉得不该告诉我们的、我们不适合知晓的,就拼了命也要往自己肚子里咽。你若实在想知道,也许可以等我爹回来亲自问问他?”

“亲自问还是不必了。”林念低头看着竹节说道,“我会顺藤摸瓜地找下去,今日我拿到这个,也算是往前走了很大一步了。”

吴兰泽将暗匣恢复原状,又把书柜挪回到原来的位置,他边动作边道:“这个小木盒和竹节你都收着吧。把这两样东西都还给他应该的主人,我们家的任务也算是圆满完成了。”

“你就这么把它们私自给了我,你爹听说了不会生气吗?”

“早晚都是要交到你手中的,他高兴还来不及呢!”吴兰泽揽着林念乐道,“我肯定他迫不及待地想见见你!”

“高兴了?舒坦了?任务完成了?”

“是啊,东西到阿念手里了,你不开心?”吴兰泽假意给了安岚一拳道,“说吧,你挑这时候说话,一定是有事有求于我?”

“你还和以前一样,真会猜人心思。”安岚笑了一下,紧接着竟是求饶着说道,“先前我把钱袋放在摊位上,是你还是小厮顺手就给顺走了吧?你能不能发发慈悲,把那只钱袋还给我?”

“你说我们顺走了?”

“你知道那只钱袋很重要吧?”安岚好声好气地说道,“钱袋是我娘亲手给我绣的,你知道我娘的,她这辈子也就做过这么一次针线活,丢了我的人也不能丢那只钱袋啊!”

吴兰泽突然邪邪一笑,倒还真将安岚的钱袋给掏了出来,不过那钱袋只剩一个外壳,里头已经变得空空荡荡了。

“里面的东西呢?”

“当时乱哄哄的,能保你一只钱袋已经很不容易了。”

安岚捧着那只干瘪了的钱袋,欲哭无泪。

四人在庭院中漫无目的地晃荡。吴兰泽突然心生好奇,便问道:“刚才你们都不知道这摊位后面是什么,为什么还要排到我的队伍里来?”

安岚就道:“别提了!我们是被人流挤进来的,没想到竟然碰巧到了你那儿。”

林念也道:“我们那时候看情况不对就想出去,但是却被你们家人给拦下了,还说进来了就不准出去。我们离开不成,还反被污蔑是要插队。后来只好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排到最后了。”

“幸好你们排到最后了,不然我们就要错过了。”吴兰泽感叹道,“不过你小子,你又怎么会和阿念碰到一起的?”

安岚道:“不久前我们在佯苹镇遇上的,解决了一些事后便打算同行了。”

吴兰泽点点头并不感到意外,他又问道:“你们来找我爹就是想知道以前的事情吧?”

“不全是,听故事只是私事,其实还有件更重要的大事。”林念严肃道,“我们想去找找能看得见苜蓿塔顶的灵漾城郊。”

有些情报或许是眼前人必须要知晓的,既然他对自己没有敌意,或许也能暂时同他寻求帮助。意识到这一点后,林念主动将一路上发生的事情全盘告诉了对方,吴兰泽耐心听讲着,时不时发出一些疑问,待林念讲解完,他心里已经有了些眉目。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没有了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