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14看书 > 都市 > 化身为猫的自由之诗 > 第219章 夜晚相聚
下载
本书最新章节内容未完,更多精彩内容手机请扫描下方二维码下载app。小说更全更新更快。百万小说免费阅读。网上找不到的内涵小说这里都有哦!

“不行,他们跑的好快,已经看不到了...”

陆午带着贯语几个起落就消失在密不透风的树林里,仇易他们只能无奈地站在草地上干瞪眼。

“现在怎么办,哥哥他不会有事吧。”垂星有些担心地问道。

“喂!”就在这时远远看到他们几个的我连忙叫了一声,几个飞窜就跳到了他们面前,没看到贯语的影子,问道:“兔子呢?”

“你这样问很没礼貌诶。”仇易耸了耸肩,“他们太快了,没跟上,对了,你怎么也到这里来了。”

“额,我这不是关心兔子吗。”略微一想,我决定还是先暂时不要告诉他们陆午的事,“这样吧,你们先回去,兔子就交给我好了。”

“这样么...”仇易迟疑了一下点点头,“那好吧,不过我还是想提醒一下,对于紫尤要和贯语在一起这件事,那只蜜獾的反应比我们还要大,要小心他会做过分的事。”

“安啦安啦。”我摆摆手,笑道:“大家都辛苦一天了,到烈烈那里去,晚上我们吃大餐。”

“真的吗?有大餐可以吃?”莱泽眼睛顿时亮了起来,揉着肚子说道:“太好了,我都快一天没吃东西了!”

于是在莱泽嚷嚷着吃大餐的声音中,迫不及待地推搡着仇易和垂星前往柔宁山。

等到他们走后,佑在我脑海中说道:“黔,为什么要让他们回去,人多的话找起来不是更方便?”

“事实上,我本来确实很担心陆午是个心怀不轨的家伙,但是他带走贯语反而让我觉得,他可能比我想象的还要纯粹。”稍微梳理了一下对陆午的了解,我略微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

“为什么这么说。”佑问道。

“你想想,兔子和陆午原本就素不相识,陆午为什么要带走兔子。”我分析道:“如果是为了卖掉的话,我们瑞福伲不光珍贵,而且体型小,几乎没战斗力,偷摸卖起来更方便。”

“兔子现在那么大,而且战斗力也不俗,一旦得罪,甚至会迎来所有魂风兔的报复。我相信拥有远古记忆的陆午不会不清楚这两点。”

“那么理由就很简单了,他这么做,是为了紫尤。”说到这儿我皱起了眉,“难道真是为了考验兔子的真心?但这也太幼稚了,他应该有更重要的事去做才对,到底是为什么呢....”

寂静的树林里除了鸟鸣就只剩下风刮过树叶的哗哗声,我站在原地思索良久,有了之前烈烈两兄弟的前例,此时的我不敢妄下结论。

“唔,如果是黔喜欢的东西话,我肯定会收起来保护好的。”佑忽然用非常坚定的语气说道。

就像一道闪电划过我的脑海,猛然一拍脑门,“对呀,保护!陆午那么做肯定是为了保护兔子,好让紫尤不失去目前对她来说最重要的东西。”

想到这里我豁然开朗,悬着的心也终于放了下来,“看来完全不需要担心兔子了,现在就是要搞清楚,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他做出要保护兔子的行为。”

说完我也原路返回,“佑,还记得之前阎云说的话吗,这里曾经遭遇过黑暗的侵袭,我敢打赌,陆午绝对和那件事有关,而且,他也很清楚地知道,黑暗会再次降临。”

另一边,贯语还在被陆午踹着在天上飞。

“可恶!你要带我去哪?”贯语被搞得晕头转向,怒火丛生,拿出自己的语鸳剑就要破开这层风膜,紧接着就傻眼了,“淦!怎么这么小!这让我怎么用啊!”

原本大小合适的语鸳此时跟个小竹签一样卡在他的肉垫里,别说用来挥剑了,甚至还得用指甲细细挑一挑才能抠出来。

就在他努力集中精力扣肉垫的时候,身形忽然加速上升,紧接着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身上的风元素也消失不见。

晃晃脑袋,贯语扫了一眼周围,惊奇地发现自己竟然身处天空之上,脚下是一小片漂浮起来的陆地,直径大概有十米。

而这样的小平台周围起码有几十个,除了这些之外,这里的风元素浓郁的可怕,肉眼可见地形成了狂乱的罡风,好奇地捡起一块泥土扔出去,刚一靠近边缘就被搅成了灰尘。

连忙挪到了平台中央,看向面前的陆午,“这是什么地方?”

“这里位于坤灵城五百米的高空。”陆午解释道:“是我平时修炼的地方。”

目光眺望,果然可以看到远处隐藏在薄云里的柔宁山山顶,陆午继续说道:“这里的罡风可以轻易撕碎任何东西,只有这些小平台上是安全的。”

“喂喂,安全个鬼啊,你绝对是想要我的命吧。”额头上冒出一丝冷汗,贯语很清楚地知道,以自己目前的实力,根本不可能突破罡风层,这东西和风翼绝行有着极高的相似度。

陆午抬头看了眼太阳,“阎云的云靠近不了这里,而且这里距离太阳更近,你只需要在这里安心待两天就行,等我把麻烦的问题解决完,就会放你下去。”

说完陆午一个起跳,身上缠绕着风元素,轻而易举穿过罡风区,落向地面。

“喂!你给我把话说清楚!”一脸懵逼的贯语刚一靠近边缘,猛烈的罡风就扑面而来,脸上的毛被削掉一片的同时被震了回来。

“嘶~!诶?好像不是很疼。”揉了揉脸,发现除了少了点毛之外,连皮都没有蹭破,顿时微微一笑,“嘿,没料到这个吧,你这混蛋。”融合了龙血的贯语,此时已然有了坚韧的龙躯。

说完再次冲了上去,当然还是被弹了回来,不会轻易受伤是肯定的,但想要冲出去也没那么容易。

“要是可以用剑的话。”烦躁地揉了揉脸,目光看向肉垫,然后坐在地上,跟挑肉刺一样,开始小心翼翼地用指甲挑剑。

今天对于猫佑和烈烈他们来说是非常漫长的一天,但随着天色渐晚,坤灵城还是进入了夜晚。

风尘仆仆地赶回柔宁山,推开灵梦涧的门,我自言自语道:“要不就把这里当成猫佑的临时驻地吧,烈烈应该会同意的,额喵~!这什么情况。”抬起头,我就看到了难以理解的一幕。

“不行!完全不行!到底要做到什么程度才能让魔兽们把这里当成许愿池啊,王八想变金龟子也就算了,绵羊想变成鱿鱼是什么鬼,鱿鱼只会让我起鸡皮疙瘩,哪有绵羊好看,这里的魔兽都魔怔了吗,难道不知道毛茸茸和可爱才是他们应有的样子吗。”月夏抱着身体怀疑人生。

“不对,我家乡的铁板鱿鱼是人间不可多得的美味,相比较于那个,所有的魔兽都骂我是变态,不就是收集了一些他们的毛发、体液和粪便吗,这可都是炼药的素材,不能浪费啊。”山迪的脸上有个清晰的羊蹄印,衣服被撕碎,浑身沾着各种动物的毛发,蹲在那里看着地上一坨被踩扁的便便。

“所以你才捧着一坨便便,揪人家的羊蛋蛋,拿着剪子到处剃毛,我不好评价你的职业,但你这人确实挺变态。”月夏目光深沉地盯着山迪。

“呵呵,阿爸是笨蛋,把小动物全吓跑了,根本一点用都没有,没用的阿爸最好赶紧消失掉。”空炤双目无神地看着空荡荡的大门。

而眦善则是备受打击地蜷缩在墙角,一脸委屈地露出个侧脸,两眼水汪汪地张开嘴,“喵呜呜~~!”被自家孩子讨厌了,备受打击。

“振作点啊你们!才一会儿不见怎么被打击成这个样子,坤灵城的未来完了啊!”我忍不住吼道,这样子还怎么完成坤灵城的转变啊。

就在这时,一道水柱和风柱在灵梦涧外冲天而起,顿时下起了绵绵细雨,伴随着狂风,将这里完全笼罩。

“喵啊!水啊!”一声尖叫从我的口中发出,然后身体不受控制地原地起跳,趴在旁边的柱子上缓缓滑落,我无奈道:“佑~!只是一点雨水,别那么激动。”

“诶嘿嘿,对不起啊黔。”意识中佑吐了吐舌头,“忘了咱们现在是一体的了。”

山迪面对着的便便被风从地上缓缓卷起,啪叽一声拍到了他的脸上,忍不住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咦?好像还能用。”

“喂喂!你绝对用舌头舔了一下吧,没错吧!你绝对是变态吧!”月夏终于彻底确定了山迪这家伙的属性。

“呵呵,再见了,世界,就这样被水冲走好像也不错,我是不是在咕噜咕噜....”空炤跳到了排水槽里,满脸安详地等待着被冲走,结果缓缓下沉。

“啊啊啊!笨蛋小空,你不是真正的魔兽,你是铁做的,这样会沉下去的,别担心!我现在就来救你!”眦善一脚踩在水槽里,将空炤给捞了起来捧在手心。

“对啊,我不是魔兽,呵呵....”空炤再次备受打击。

“我在说什么啊混蛋,小空你别伤心,阿爸是笨蛋,你要振作啊!看阿爸自己扇自己!”说完眦善就开始扇自己的胖脸。

天空上,恢复原形的阙慈和漂浮起来的苍平针锋相对。

“所以啊,喝茶什么的超无聊的,想喝的话,我的水可以让你喝个够,就是拜托你别在那么重要的场合做这么无聊的事。”说着阙慈就操控着水流冲向苍平,却被风墙挡在外面。

“喂喂,你这条孤寡水龙,我这可是为了照顾烈烈才想那么做的,下雨可是超能衬托伤心的氛围的,别让人想起伤心的事啊混蛋。”苍平抬手轻托,水花倒挂,于天空形成天河。

“你是在嘲讽我吗,难道你以为失去挚爱那种小事会让我痛哭流涕吗,你也太小瞧我了,逝烈现在和我...可是一体的啊!”话虽这么说,阙慈的脸上却还是流淌下了泪水。

“卖惨也没用!说的跟谁没失去什么一样!泠他....可恶!男人说什么都不会哭的!有本事打一架啊!我的泠也一定会回到我身边的!”苍平强忍住情绪,不管不顾地朝着阙慈挥出风刃。

“那我还真是祝你心想事成!放心,我绝对会把你打到痛痛快快哭一场的!”一个个水球也从阙慈的爪子上抛出,和风刃撞击在一起。

于是,就变成了水球忍者游戏。

“这是什么情况?!”下方的我们一脸懵逼地看着这一幕,随后就看到一个小黑点掉了下来,我眼疾手快连忙上前接住。

“黔、黔大人!救命啊!”可怜的小汤已经变成了落汤鸡,楚楚可怜地抓着我的胳膊。

“发生什么了小汤?!”我连忙问道。

“我实在没办法同时说服他们两个,就让他们坐下来,喝点茶慢慢聊,只是没想到...就变成这个样子了,对不起黔大人,我让您失望了,小汤已经...不行了...”说完小汤安详地闭上了眼睛。

“这不怪你小汤,安心地睡吧,你已经尽力了,我也有责任,不该把你扔给那两个怪物的。”我痛心疾首地将小汤的衣服整理好,轻轻放在地上。

然后对着半空的两个家伙吼道:“喂!你们两个给我适可而止啊!都多大了别跟个小孩子一样闹脾气好不好!在乎你们的人会伤心的!”

这一招果然好使,风停了雨歇了,但就是湿透了。

“一个两个真是的,就不能让我省点心吗。”我忽然觉得一阵心累,今天担心的东西好像过多了。

“救命啊!”就在这时一道惊呼忽然从后面的山洞里传来,紧接着烈烈就从里面冲出来,身上的毛被扎成一个个小辫子,看到我连忙躲到了我身后,“黔,救命啊!”

“阿爸别乱跑好不好,还没到时间呢,要是现在就把毛辫弄掉的话,会掉毛的,那样可就不好看了。等完了再到我那里给你来一整套美容护养,保证让阿爸你变得光芒四射,魅力无穷。”跟在后面的是颜枝,此时她的尾巴上长出枝杈,上面挂着各种各样自制的美容护肤品。

“救命啊黔,都怪你把我的房间搞得那么乱,现在颜枝以为我是个邋遢鬼,说什么都要做我的保姆和造型师,我都快被折磨疯了,快让她停下来啊!”烈烈对着我的耳朵大吼大叫道。

“阿爸乖哦,我记得以前你都是这么对我们说的,乖乖的,很快就好哦。”蛇瞳一闪,就用藤蔓将烈烈捆了个结结实实,然后对着他开始梳妆打扮了起来,“以前就觉得阿爸可以更好看呢。”

“啊啊啊!救命啊!”烈烈的惨叫声不绝于耳。

“额,这种情况不好插进去吧。”这应该是属于女儿对父亲的关心,应该吧....

逝灵和紫尤站在洞口看着这一幕,逝灵欣慰道:“诶呀诶呀,不管过去多久小烈烈还是没变呢,平时真是辛苦你们了。”

“对于这一点我还是比较愧疚的。”紫尤偏过头,“我好像并没有为他做过什么。”

“别这么说嘛,有你们在烈烈才不会孤独。”逝灵安慰道,“说来,虽然我是烈烈的哥哥,但却是后来的,不知道该怎么融入你们当中,这方面可不可以让你帮帮忙呢。”

“这...”紫尤面露难色,她目前并不想分心。

“你就把我当成烈烈好了,反正我们长得都一样,不需要太为难,让我看看你们平日的生活就好。”相比较于烈烈,逝灵就显得成熟很多,就连微笑都让人感觉格外安心。

“那,等明天再说吧。”最终紫尤还是没有拒绝。

“哦哦!好热闹啊!”就在这时,仇易他们的身影出现在门口,后面还拉着一辆小车。

“真亏你们做的出来,我都在饭店待一天了,也没见你们来找我,现在知道饿了吧。”天天满腹牢骚地看着月夏。

“抱歉抱歉,今天事儿太多了。”月夏吐了吐舌头,一把将天天抱在怀里,“那待会儿我来喂你吃吧,就当是补偿了。”

“唔...总感觉不太对。”月夏每一次对魔兽的行为都值得怀疑。

莱泽将小车拉进来展开,就变成了一个巨大的餐桌,上面摆放着早就准备好的美食。

“虽然简陋了点,不过勉强可以当做庆祝的晚宴,都别闹腾了,快过来吃饭吧。”我对着所有人招呼了一声。

颜枝美滋滋地带着收拾打扮好,浑身散发着花瓣香味的烈烈走了过来,毛发随风飘柔,直接增加了三十点魅力。

接着就是阙慈和苍平,像是耀武扬威一样,拿出茶杯给烈烈倒了杯茶。而阙慈也不甘示弱,操控着茶水泼了苍平一脸,于是两人又在那里开始了隔空对峙。

“大餐,大餐!”莱泽美滋滋地拿起一根鸡腿,结果一不小心碰掉了一根,眼看即将掉在地上。

旁边的山迪一把将脸上的东西抹掉,眼疾手快地将鸡腿拿在了手上。

“唔!好险好险,要是掉在地上就太浪费了,麻烦放我嘴里吧。”莱泽张着嘴巴对着山迪伸了过去。

“啊,好。”山迪闻言也照做,眼看即将把那个鸡腿塞到莱泽的嘴里。

我和月夏实在是忍受不了,一人一拳砸在山迪的脸上,鸡腿飞起,晃晃悠悠地砸在山迪的脸上。

“混蛋!把你手上沾着的东西给我洗干净再上餐桌啊!”月夏捂着头,“真受不了,搞得我都没胃口了。”

“莱泽,下次再吃脏东西可就没人喜欢你了。”我对莱泽语重心长道。

“可是我讨厌浪费食物。”莱泽看着那根鸡腿满脸的心疼。

“让他自己处理掉好了。”现在看来月夏说的没错,山迪虽然人还不错,不过确实有点...不正常。

虽说这里的兽和人已经够多了,不过还是有很多没回来,例如跑出去玩的露她们,不知道跑哪儿去的佩洛,以及...还被困在天上的贯语。

“差一点...就差一点...”贯语用尽平生最大的耐心,慢慢将剑从肉垫的夹缝里给推了出来,眼看就要彻底拿出来,兴奋之下往上面一挑。

语鸳弹出,然后飞到了边缘的罡风上,然后弹回来,然后又飞到了贯语的脚爪里,重新在肉垫的角落里找了个舒服的位置。

贯语:“....啊啊啊啊!可恶!我废了好大劲儿啊!”

抓狂的贯语终于忍受不住开始发狂了起来,用力捶着地面,抱着脑袋跑来跑去,然后又被尾巴绊了一下,彻底破防。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